400-855-9663
在线咨询
在线咨询

精彩文章 >> Flash动画
 

 

标题

flash动画——中国动画新浪潮

来自

ixvx.com 2006-05-29 7663次

在许多人心目中,一提起中国动画,就会想起《铁扇公主》、《大闹天宫》、《牧笛》这些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以前的经典动画片。而在美国、日本动画的强势挤压下,90年代以后的中国动画似乎始终处于失语状态。

与此相对,新世纪初始,借助于flash技术,中国动画在网络上重新获得生机。在线观看flash动画、自己动手做flash动画,已成为中国年轻人当中非常普及的一项娱乐活动。

Flash动画究竟魅力何在?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年轻人为之着迷?本文将为你解开其中的奥秘。

(一)flash动画——简单自由的动画

今年17岁的胡茵梦是北京汇文中学高二年级的学生,也是一个动漫迷。一提到日本动画片,她总是有说不完的话题,从宫崎骏的最新作品《哈尔与移动堡》,到《推理之绊》动画在电视上播放到了第几集,她都了如指掌。但是当问到中国动漫时,她却忽然没话说了,想了半天才说了一句,“我经常看北京电视台动画频道的《闪天下》节目,这个算吗?”

原来,这档名为《闪天下》的节目播放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动画片,而是“flash动画”。

Flash,意为“闪光”、“灵感”,原本是一种网络软件的名字。而flash动画,就是运用flash软件制作的动画片。我们通常看的动画片,不是在电视上播放,就是在影院放映。而flash动画不同,它由网络软件制成,所以主要通过网络传播。

从表面上看,flash和我们从电视上看到的动画片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,只是制作更简单,篇幅更加短小,其长度很少超过10分钟。但从内容上看,中国flash动画虽然少有完整的情节,却表现出与传统动画截然不容的风貌。

如showgood小组制作的《大话三国》之《桃园结义》,将妇孺皆知的刘备、关羽、张飞结拜的故事进行了大胆改编:刘备想去政府部门应聘公务员,而张飞将他和关羽一起拉来搞网络公司。三人在桃园结拜为兄弟,最后还去酒馆唱卡拉OK以示庆祝。

像这样的情节,在中国的传统动画片中是见不到的。中国的传统动画片市场化程度很低,题材比较单调。而且制作周期长,难以及时反映当下的社会生活,这就为flash动画的流行提供了可能。

1997年,一些网络技术人员在国外的网站上第一次看到flash动画,并将这项技术介绍到国内。接着,一批艺术专业毕业的学生开始用它做一些实验性动画短片。但谁也没想到,在此之后,一大批业余动画爱好者投入flash动画的制作中,用它来表达自己的喜怒哀乐,说自己身边的事儿,使flash继承了“民间文学”的精神,作为一种平民化的娱乐方式流行起来。

最初这种流行还局限在大学生当中,而后经过口耳相传,年轻的上班族、白领人士也看起了flash,并在茶余饭后热烈讨论。到现在,很多退休在家的老人也从儿子、孙子那里受到了熏陶,能用蹩脚的英文说出“flash”这个流行词。

自此,flash动画真正进入了普通人的生活。

(二)flash动画为何流行

Flash动画的影响范围究竟有多大?以胡茵梦为例,我们来看看一个普通女孩有多少途径接触flash动画。

首先,胡茵梦经常观看的《闪天下》,就是一档播放flash动画的电视节目。它每周播出四天,观众可以通过网上论坛和短信点播自己喜欢的flash动画。

如果她登陆网络,各大门户网站的动漫频道都有大量的flash动画作品可供观看、下载。赶上节假日,她可以在“卡秀”(www.kaxiu.com)等网站挑选flash贺卡发到朋友的邮箱。随着中国人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,市场上的纸质贺卡不再受宠,flash贺卡成为其重要的替代品。

此外,如果她的手机支持无线上网,那么她可以用其下载专为手机定制的flash作品;在音像店,她可以买到flash影碟;在动漫周边店,很多玩偶的形象都是缘于flash动画。

胡茵梦的表哥李炎也是个动漫爱好者。如今,在大学里呆过的男生多多少少都会玩点flash,李炎也不例外。他偶尔会拿表妹的照片来,在flash里给她换个左摇右晃的蟑螂身子,开开玩笑。

要了解flash在中国的普及程度,还有更极端的例子。如果你生活在城市中,年龄在40岁以下而没有听说过flash,那必定会被当作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的异类看待。又如,前些年流行过一部flash作品,叫《大学自习室》,在一代年轻人中可谓尽人皆知。有时候,来自不同地区的大学生凑到一起,找不到共同话题,就会唱两句《大学自习室》,亲切感油然而生。这不禁让人反思:flash动画究竟魅力何在,何以如此流行?

“搞笑至上”的魅力

flash动画之所以流行,首先因为它是一种年轻人的文化。其最大的特点就是轻松、随意。主要分为言情类、搞笑类、动作类、时政题材类和歌曲MTV几种。其中作品数量最多、最受欢迎的要数搞笑类。

在各大网站的flash动画排行榜上,搞笑短片的数量能占到总数的一半左右,而且人气非常高,往往今天刚刚发上来,2、3天后就成为众人谈论的热门话题。以至于有人说,flash就是为大家提供了一种新的讲笑话的方式。Flash动画的魅力就在于它的“搞笑至上”。

如前面提到的showgood工作室制作的《大话三国》就是一部颇具人气的搞笑动画。这个系列的动画共推出30多部,一部分是讲三国故事的,如《草船借箭》、《三英战吕布》、《桃园结义》等,只不过其中融入了很多现代情节。像周瑜、孔明等人都讲着广东话,拿着手机,时不时讲几句英文,或是举个小牌子回答问题,可谓后现代版的“三国演义”。而另一些作品,如《大话世界杯》、《黑客事件》等,则将三国故事颠覆得更加彻底,完全是借用经典三国人物的形象和性格,将他们放在现代社会中来制造笑料。

除了《大话三国》这类拿历史开玩笑的flash,还有讽刺时事的,模仿经典电影的,讲述校园生活的。除此以外,“方言”也经常被拿来制造笑料。如某位歌手最近推出一首很悲伤的情歌,流传很广,那么网上很快就会出现用河南话、山东话、重庆话演唱的“翻唱版本”,极尽夸张、搞笑之能。

这些flash作品经常使人联想到青年人的偶像——周星驰的电影。它们的共同之处就在于轻松搞笑、喜欢解构经典、喜欢拐弯抹角而不张扬地讽刺周围的人和事。他们的搞笑仍然和现实生活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

在专业人士看来,这些搞笑作品没有深度,没有意义,算不上好作品。但也正是它们为flash动画聚拢了高人气,满足着年轻人对搞笑、调侃的热切需要。它们代表着一种青春的叛逆,一种对严肃的象牙塔生活的叛逆。相比以前的“愤怒青年”,这一代青年人的叛逆要温和得多,他们喜欢调侃着叛逆。

自我表达的空间

Flash动画广受欢迎还在于它简单易行。粗通电脑的上班族经过简单培训,都可以自己制作flash动画。在大众表达手段匮乏的环境中,flash的低门槛为人们提供了更多自我表达的空间。

现在正在读动画理论与实践专业的研究生刘轶卓说,他是大学二年级开始接触flash的。当时网上这种作品特别多,很多人看了之后觉得做起来并不是很困难,于是自己也学着做。很多男生在恋爱的时候做flash送给女朋友表达心意,失恋以后再做一个宣泄自己的郁闷,然后把这些作品传到网上,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心情。

目前,在中国无论报纸、杂志、图书出版还是广播、电视,这些媒体都是由国家统一管理的。出版杂志要得到新闻出版总署的许可,制作电视节目要得到国家广电总局的审批才能播出。虽然近些年中国的报纸、电视都表现出明显的平民化倾向,但通过它们发出的信息毕竟要经过层层选拔,所以它们仍然是“精英化”的。所以作为普通人,尤其是一个没有任何资历、社会经验,而且资质平庸的年轻人,要通过传统媒体来发表自己的意见是很困难的。

而网络不同。和报纸、杂志等传统媒体相比,网络媒体的容量更大,可以给普通人的自我表达提供充裕的空间。只要你发布的内容不涉及反政府、色情、暴力等内容,各种鸡毛蒜皮、家长里短的小事都可以拿来传播。这无疑对渴望表达的年轻人充满吸引力。

2001年,宽带网络开始覆盖各个大学。学生们的宿舍里没有电视、没有影碟机,但极少没有电脑。上网是当时大学生们最主要的娱乐方式,网络为他们提供了宣泄过剩精力与热情的最好场所。

最初,大家热衷于论坛发帖、网上聊天,但文字交流实在没有flash动画来得痛快。于是,大家都开始热衷于看flash,做flash。

刚刚大学毕业不到一年的女生周洁说,最初她对flash动画也不是很感兴趣,后来在男友的强烈推荐下看了几部,觉得特别过瘾,说出了自己的心声。像《大学自习室》那样专门说大学生在自习室占座的歌,还是东北话唱的rap(美国黑人创造的说唱音乐),电视台是不可能放的。

周洁又说,她在计算机课上学过一点flash技术。当时费了半天劲就做了一个滚动的小球,但还是特别激动。因为如果你没学过美术,就不可能去画漫画;没学过导演,就不可能拍电影。但是不管你的画工多烂、想法多无聊,都可以通过flash、通过网络让大家了解自己的所想所感。当年大家热衷做flash和现在热衷写博客(blog 可供大家随意观看的网络日记)是一个道理。

电视媒体的推波助澜

互联网让flash动画在年轻人中风靡一时。而电视则将flash动画的影响力推广到各个年龄层。

最近一两年,电视台播放的flash动画专题节目越来越多。如北京电视台的《闪天下》,不久前与“闪客帝国”网站合作,在网络和电视媒体上同步推出《狼婆婆》系列flash动画,吸引了很多中小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一起观看。

西安电视台的《西安零距离》栏目,正尝试用flash动画讲述新闻事件,并向大众公开征集作品。中央电视台的《轻松时分》、《快乐驿站》,也不同程度地引入了flash动画节目。在这些栏目中,影响最大的还要算《快乐驿站》。

2004年10月,每期仅有10分钟的《快乐驿站》,一经播出就受到广泛好评,收视率名列前茅。它的特别之处就在于,它用flash动画的形式重新包装了传统曲艺节目,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比如有一个叫《起名字》的flash短片,改编自著名相声大师马三立的同名作品。它用马三立表演时的原音,配上简洁、生动的动画形象,将原本抽象的对话用幽默风趣的画面表现出来。原汁原味的经典相声勾起观众熟悉的记忆,动画形式更给观众带来了新的乐趣。

《快乐驿站》节目制片人林远说,《快乐驿站》的节目定位是给成年人看的动漫节目,从收视效果上看,它确实达到了这一目的。现在观看《快乐驿站》的不仅有中小学生、二十多岁的年轻人,更有此前根本不知flash为何物的中老年观众。

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,动画、漫画这些东西是小学生、幼儿才看的玩意。因而热衷日本动画的“漫一代”年轻人经常被长辈斥为幼稚、没文化。但随着《快乐驿站》等节目的播出,持有偏见的中老年人也渐渐接受了flash动画这种娱乐形式。

(三)未来的商业化道路

温梦飞今年只有23岁,但却是个老资格的“闪客”(flash动画的作者)了。他最初接触flash动画是在高中三年级,那时他也就是玩玩而已。自己做一些新奇的动画片段放在网上,能得到大家的认可,就有一种“身价倍增”的成就感,也能认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。那时,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以后会用flash来赚钱,发展自己的事业。

2003年3月,温梦飞和3个朋友组建了80s team工作室,利用业余时间为广告公司制作flash宣传网站。如果发展得好,将来会考虑成立公司,接手更多相关业务。他认为,“闪客”们仅仅出于兴趣去作动画很难长久,只有商业利益的驱动才能使他们有更好的发展。

如今,随着“闪客”们由“玩票”转向商业化,生于网络的flash动画开始向更广阔的领域渗透。

手机上的flash动画

手机动画是flash动画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市场。

中国flash门户网站“闪客帝国”是较早从事flash手机动画开发的公司。这个网站最初是高大勇的个人网站,主要用于“闪客”们的技术交流。现在网站技术交流的使命已经完成了,以后它的作用就是协助“闪客”们实现他们的商业价值。

如今“闪客帝国”的办公条件依旧比较简陋,创始人高大勇的办公室里也只有一台堆满杂物的电脑桌、一张丢了靠背的转椅和一只旧的单人沙发。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公司的业务前景充满信心。

据了解,现在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等多家电信公司都在推广手机动画,特别是flash格式的动画。在此之前,中国手机用户只能用手机下载一些图片,或者一些仅能动一两下的简单动画。有一些情节的小动画下载起来特别慢,让人等得着急,因而没有什么市场。

但是flash动画不同。它的体积非常小,下载速度快,在马路上、地铁中都可以随时下载观看。因而不论是一般的手机用户,还是电信运营商都对手机上的flash动画充满期待。最近很多flash动漫大赛就是由电信运营公司出资举办的,他们特别要求选手要提交专为手机定制的flash作品。

目前,“闪客帝国”已拥有很多知名flash动画作品的版权,也有一批签约作者专门为手机制作flash动画。 这些作品已经陆续开始提供下载,“闪客帝国”网站和动画作者也从电信运营商那里分得了红利。

大银幕上的flash动画

Flash动画是否能够走上影院的大银幕?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,也有很多“闪客”在积极尝试将flash搬上大银幕。如青年导演贾樟柯2005年推出的纪实电影《世界》,就运用了很多flash动画片断,为影片增色不少,当时也引发了不少讨论。另如,中国国内比较有名的“阿贵”系列动画、“小破孩”系列动画都在策划制作“剧场版”。据“闪客”温梦飞说,用flash技术作剧场版动画目前还没有先例,但经过简单的技术革新,应该不难实现。可以说flash动画与传统动画的交融已经成为日益明显的趋势。

据电影学院动画学院陈廖宇老师介绍,现在很多“闪客”都是学传统动画出身的。以前觉得传统动画高高在上,看不起flash动画,觉得它太业余。而现在这种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。因为大家发现这种东西影响力太大了,你没法回避,所以很多传统领域的人开始尝试做flash动画。与此同时,最初玩flash的人把片子越做越高级、越做越尖端,他们开始设想用flash去做剧场版动画片。

2005年中旬,“中唱·艺能”公司为推介旗下歌手华少翌的新歌《解夏》,特别找到最近人气很高的“其卡通”小组用flash为《解夏》制作了一部MTV。这部flash动画中使用了大量传统动画的制作手段,因而显得极其精美。

我们通常看到的flash动画大多是直接在电脑上画的,因此人物、环境都还粗糙,情节也简单。相比之下,《解夏》的画面要华丽、细腻得多,情节也曲折。两者之间的反差,就好比《樱桃小丸子》与最新推出的《攻壳机动队2》。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制作精良的flash作品,反响甚小。

陈廖宇说,他认为,像做传统动画一样做flash没什么不好,但难以体现出flash快速反应生活、易于传播的特点。比较而言,flash动画似乎更适合用来说新闻,发表意见。

将来flash动画究竟会往何处走,是否能更好地与传统动画相融合,甚至取而代之,我们还需要拭目以待。

[小资料]

中国和日本的flash动画对比

传统动画的影响

中国:产量低,市场化水平差,为flash动画提供了市场

日本:产量高,门类齐全,市场化水平高,压缩了flash动画的空间

普及程度

中国:Flash作者非常多,普及度很高

日本:Flash作者较少,普及度一般

影响力

中国:在年轻人中具有很强的影响力,社会认知度也较高

日本:仅在小部分爱好者中具有影响力

主要用途

中国:大众娱乐

日本:商业目的及产品展示

手机动画

中国:起步阶段

日本:很发达

 

 

[关于我们]-[联系我们]-[在线留言]-[网站地图]
服务电话: 400-855-9663【未来视界】北京九目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,不得翻版和抄录!
联系方式:
浏览建议: Flash6.0以上版本 IE5.0以上版本 Netscape7.0以上版本 显示器采用1024×768以上分辨率